当前位置:首页 >> 海陆丰视窗 >> 红色记忆
彭湃与五一劳动节
时间:2016-09-30  录入员:swlch   阅读数:  文章来源:本网讯  字号:  T | T


                             O张武认

毛泽东同志誉称为“农民运动大王”的彭湃,少年时代就同情劳动者。留学日本于1921年春毕业,准备回国,5月1日,他参加日本的“五一”劳动节示威游行,与日本军警作斗争。5月上旬回到上海时,立即撰写了《日本底“五一”》的文章,刊载在5月15日至19日,无锡出版的《双周评论》第一、二期,热情地介绍日本劳动人民纪念五一劳动节的盛况。

彭湃回国不久,即参加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7月在海丰成立“社会主义研究社”。7月30日,彭湃又发起组织“劳动者同情会”。10月1日,彭湃出任县劝学所所长。1922年1月3日,劝学所改为教育局,彭湃又任教育局长。

彭湃出任劝学所(教育局)领导,为了实现还教育于工农,作了许多创新和改革,新聘留日学友杨嗣震为第一小学校长、学友李春涛为教员、杨嗣震的夫人陈淑娟为女子高等小学校长、周惠英为女子初等小学校长……

至于所员(局员)、校长和教员除了个别资深德厚的富有教学经验的人外,绝大多数都是彭湃在海丰中学时的老同学和留日时志趣相投的学友。有了这批骨干,更增强喷拍从教育革命入手的信心和决心。他亲笔写下了“漫天撒下自由种,倚着将来爆发时”的对联,贴在办公室的大门上。

1922年“五一”国际劳动节即将到来,彭湃于4月27日从广州回到海丰。他与杨嗣震、李春涛等商议,决定组织全县学生庆祝这个劳动人民的节日,扩大社会主义的宣传,使学生和工农劳动者受一次“全世界无产阶级争取解放的斗争”的历史教育,从而使“劳动神圣”、“社会革命”等真理更加深入人心。为了庆祝这个节日,彭湃特地写了一首《五一劳动节歌》,发给各校师生教唱,歌词是这样的:

今日何日?

“五一”劳动节,

世界劳工同盟罢工纪念日。

劳动最神圣

社会革命时机熟。

希望哥哥与弟弟,

“劳动”两字永牢记。

在县第一高等小学教唱这首歌时,彭湃莅临指导,300多名师生济济一堂,由陈淑娟弹着风琴伴唱。唱了一遍,陈淑娟站了起来,她对着彭湃说:“我们的哥哥与弟弟,要劳动创造世界,难道我们的姐姐与妹妹,不用劳动创造世界吗?我建议把“哥哥与弟弟”这一句修改为“兄弟与姐妹”更好。彭湃听了连声称赞道:“不错,不错,就按这样修改”。

5月1日,彭湃向第一高等小学全体师生作了题为《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的意义》的报告,可是天公不作美,从1日至3日连降滂沱大雨,纪念大会和游行延期至4日举行。那天,各学校师生在东仓埔(后为红场)集合。然后出发游行,第一高等小学学生余汉存高举写有“赤化”两字的红旗,走在游行队伍的最前头,接着的铜鼓喇叭乐队奏着军乐,步伐整齐地前进,随后是各校师生手执写有庆祝五一劳动节的各种标语口号,呼口号唱着歌,浩浩荡荡,穿越在县城的大街小巷上,沿途不少群众驻足观看,有得喝彩,有的伴随游行队伍唱起了《五一劳动节歌》。

游行结束后,游行队伍油回到东仓埔广场,召开纪念大会,大会由彭湃主持,杨嗣震作了《五一运动纪念日是社会运动的纪念》的演讲。

彭湃亲自领导了这次“五一”节大游行,是海丰有史以来破天荒的第一次。这次纪念活动,使学生受到一次无产阶级革命斗争史的教育,大游行打破了海丰社会沉闷守旧的局面,堂堂正正提出了“劳工神圣”、“社会革命”甚至“赤化”等革命口号,在海丰社会上引起不同凡响的震动,对学校师生和教育界知识分子震动尤为强烈。

可是,这次大游行,却引起发动势力的惊恐与反击。他们连续在《陆安日报》发表什么《借教育以宣传社会主义之谬妄》、《铜鼓喇叭可以休矣》等反动文章,大肆攻击彭湃。他们抓住“赤化”把柄大做文章,接着又郑重其事上告陈炯明,陈炯明闻讯,立即电告县长翁桂清:“湃如不职,可择能任之。”5月9日,翁桂清秉承陈炯明的意旨,发出令人啼笑皆非的“准彭湃局长辞职”的公文。他们撤去彭湃教育局长的职务后,接着又将教育局的进步局员及各校的进步教师陆续解聘。彭湃虽然被反动势力撤去了教育局长的职务,但是他在青少年心田中播下革命种子,却是发动势力无法撤除和消灭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