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海陆丰视窗 >> 红色记忆
彭湃:殡改的先驱
时间:2016-09-30  录入员:swlch   阅读数:  文章来源:本网讯  字号:  T | T

 

○张武认

“农民运动大王”彭湃是一位无产阶级革命家,也是推行殡葬改革的先行者。

沿陋俗事不由己

1921年春,在日本留学的彭湃忽然接到祖母病重的家书,便加紧写完毕业论文,来不及参加毕业仪式和毕业前的参观旅游,便于5月上旬回国了。当他辗转回到广州后,又接到“祖母病危急归”的电报,便于5月23日抵家,其祖母苏氏已于前一天去世。作为长孙,他悲痛至极,手执画笔照着安详的躺在灵堂的祖母遗容,绘画了栩栩如生的祖母遗像,让在场的人们赞不绝口。彭湃把这一幅炭笔画像挂在灵堂正壁上,让子孙祭祀和纪念。

彭家是海丰望族,自然早已做好一切大操大办丧事的准备,何况在海丰是首富,又有彭湃祖父定夺,所以他本想在祖母的殡葬仪式及丧事习俗等方面来一番全新的改革,废除以往沿用下来的“吹鼓首”、“做功德”等一套旧例规、旧习俗,但他回来晚了一些时候,便按照旧习俗操办丧事了,治丧的各项工作早已准备就绪,而且部分已在进行之中,想改也来不及改。

彭湃的祖母治丧时,请道士一连七天七夜做道场(功德)。道士率领披麻戴孝的孝子贤孙们在灵前超度亡灵,弄得焦头烂额,疲惫不堪。像这样的治丧活动,彭湃以前历经多次,他这次学成回国,在日本接受社会主义思潮的影响,回国后要传播共产主义思想,反对封建迷信。这次祖母治丧大操大办木已成舟,事不由己,只好随波逐流。

必躬亲丧事从简

彭湃对祖母那“头七”的服丧期,感触良深,下决心废除千年的封建陈规陋俗,实行丧事从简。

1921年10月1日,彭湃被任命为海丰县劝学所长(次年元旦起改为县教育局)。11月9日,彭湃的祖父彭藩去世。当时,彭湃的身份不同了,在海丰,他是有威望的人,同辈兄弟大家都听他的,本族家人不敢左右他,他说了算。他实行殡葬改革,把祖父的丧事办得井井有条:取消了大吃大喝的旧陋俗;取消了请道士做道场;取消了孝子贤孙披麻戴孝;取消了祭席、祭品等。

这次丧事其热闹不亚于五个多月前,前来参加彭湃祖父祭吊礼的还有高等小学、国民小学、中学、师范的师生。凡来向其家祖父哀悼的人手别上一个黑纱圈,孝子贤孙和本家族人、亲戚等人也都是挂上黑纱圈。以代替披麻戴孝,谢礼不是请吃喝,而是用茶点来招待前来协办丧事和吊唁的人们。

济丧会为解穷愁

那时的海丰有个旧习,不论谁家死了人,都要请亲朋好友,左邻右舍,以至全村的人,甚至无亲无故的到死者家中大吃大喝,甚至有的连吃几天,人们叫做“生人吃死人”或叫做“吃出山”(这一民间陋俗,即举村到出殡丧家去饱食)。加上棺材、祭席、灵座、孝衣等殡葬必须品的开销,无钱人家负债累累。彭湃对这一封建恶习深恶痛绝。他于1922年写了一首《无道理》的歌谣在农民间广为传唱,深受农民喜爱。歌词是:

无道理,无道理,

死了一个人,

吃饱通乡里。

太不该,太不该,

地主来讨债,

孝子哭哀哀!

真可恼,真可恼,

生做个穷人,

死吾当只狗。

勿烦恼,勿烦恼,

大家合起来,

打倒地主佬!

打倒地主分田地,

千家兴,

万家好。

彭湃痛斥了封建的陈规陋习,号召农民起来向地主阶级及其封建制度进行不懈的斗争。

1922年7月29日,全国第一个6人农会组织在海丰赤山约成立了。翌日,彭湃得知该约贫苦农民李毓的父亲病故。李毓为葬父而犯愁。彭湃立即决定由农会来筹办一场济丧会(又名父母会),农会会员带头参加,凡参加济丧会的农民每人出两角钱,滴水成流。当时彭湃一下子拿出10元给李毓,使其不用借债葬父。农会并为死者举行追悼会。李父的丧事办得既隆重又俭朴。后来他成了参加农会的第七人。

在当时宣传用《农会利益》传单:“七,救济死亡谁无父母,孰无死亡!常见农村有者,父母死后,束手无策;故不得不出于典卖者,更加惨痛百倍。既有农会,可规定条例救助。”1923年1月1日农会公布“临时简章”第三项18条规定:本会凡与会员之父母或自身死亡时,当规定例给助丧费;并由本会派遣代表,前往吊慰。

农会对农民有切身好处,农民纷纷入会,因而农会组织发展迅速,于同年8月,农民运动扩大至五六县,会员人数达20多万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