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海陆丰视窗 >> 红色记忆
彭湃宣传革命的留声机——梅陇镇大嶂村的赤色往事
时间:2016-09-30  录入员:swlch   阅读数:  文章来源:本网讯  字号:  T | T

作者: 沈洛羊

今年是彭湃烈士诞辰120周年,4月14日,大型电视剧《彭湃》在海丰县正式开机拍摄 。被毛主席誉为“中国农民运动大王”的彭湃烈士,当年搞农运的时候,首先是从大造革命舆论、发动群众开始的。1922年,彭湃烈士在海丰城东龙山大榕树下用留声机播放歌曲,吸引群众,向他们宣传革命道理,揭露地主劣绅压迫剥削农民的罪行,发动农民组织农会,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海陆丰农民运动。

沧海桑田,波澜壮阔的大革命已成历史,当年彭湃烈士宣传革命的留声机,作为历史的一个细节,大概也没有多少人记得了。在举国庆祝建党95周年的今日,来自海丰县梅陇大嶂村的莫继尧、莫石松、莫小双向记者讲述了留声机引发的一连串史实,并说起留声机的下落。

英雄故里大嶂村

在1922年,留声机在贫困的乡村绝对是个宝贝。大嶂村远离海城20多公里,是个偏僻的山村,为什么会受到彭湃的重视,要从全县1000多个村庄里作为重点对象进行宣传?并成为大革命时期梅陇地区一面旗帜呢?

莫继尧等人介绍,大嶂村是英雄故里,咸丰年间黄殿元领导的“三点会”高举反清义旗,大本营就曾设在大嶂村。在旧社会,大嶂村受地主劣绅的压迫剥削,苦大深仇,而这里的村民民风淳朴、热情好客,由此构成了良好的群众基础;再者,大嶂村靠山面海、山林茂密,便于隐蔽疏散、利于藏身活动;这些都是有利条件。更重要的是,大嶂村出身殷实农家的莫家杰在海城读书时,与彭湃是同学,莫家杰聪明正直,深受彭湃信赖,很早就参加了革命,后任潮汕地委特派员、澄海县委负责人。

1923年春,彭湃由莫家杰带路,携带留声机到大嶂村宣传革命,当晚在莫家杰家食宿。彭湃感受到大嶂村的人民觉悟高,深为高兴,特意将留声机赠送给该村农会。对于大嶂村民来说,这是一个莫大的荣誉。《梅陇镇志》记载:“1923年春,彭湃带留声机到大嶂村宣传,并将其机送给该村农会。”

大嶂村农民在彭湃革命理念的感召下,革命热情高涨,纷纷要求参加农会,至1924年全村家家户户都参加了农会。在风起云涌的海陆丰农民革命运动中,大嶂村一直坚持革命 ,成为“红色村庄”。1924年,海丰三区区委书记叶子新经常在大嶂村活动,觉得大嶂村群众基础好,于是串联了大嶂村农会长莫捷锡,组织了一支135人的赤卫队及40人的少先队,并同时成立了农会,发展会员150人。这支赤卫队与沙埔、骆坑的赤卫队组成三区农民自卫军第一中队。队伍成立后,思想觉悟高,战斗能力强,活跃在海丰各地,在多次战役中立下汗马功劳,成为配合红军打败国民党反动派的一支生力军。1927年7月,这支队伍在彭桂领导下,以大无畏的革命精神,三次打败了梅陇墟内的反动派。同年8月,在大嶂村建立了苏维埃政权;不久,又参与攻打捷胜城,设下奇计,攻破固若金汤的捷胜城,取得了全面的胜利。1928年1月至2月期间,两广大队驻在大嶂村,彭桂、黄悦诚、郭继隆(梅陇郭厝寨村人)和该村赤卫队干部一起在大嶂村赤卫队部开会研究,制订攻打赤石蔡腾辉及鮜门、南山土匪的战斗方案。此时,革命的火种在大嶂村越燎越旺,成为周围一、二十里远近闻名的的赤化村。国民党反动派及土豪劣绅既怕又恨,将大嶂村视为眼中钉。 

1927年,蒋介石公开叛变革命,革命陷入低潮。期间,大嶂村在杨望、杨其珊、叶子新、莫家杰等指导下,成立了党支部,是当时梅陇三区第二个设立的中共党支部,代号为马金支部,有党员29名,支部书记莫伍,本村党员有莫桂棠、王火桑等。1928年3月17日,国民党反动派趁机反扑,组织反动军队围剿大嶂村。反动军队进村后,当场打死革命群众及送梅陇枪毙40多人,多家房屋被毁,十家房屋被封,三区区委办公的院落也被烧毁。在实施了惨不忍睹的大屠杀和抢掠后,反动军队还不罢休,牵走大嶂村耕牛30多头,并要求该村上交罚银二千大洋。在国民党反动派的淫威之下,大嶂村革命群众砍下村里的古树出卖,加上各家各户变卖家产,这才勉强凑足罚银。为此,大嶂村多数群众被弄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几乎溃不成村。全村现有烈属17户。 

六个暗柜保革命火种

莫继尧他们说,在与白色恐怖作斗争中,大嶂村有些革命群众参加了游击队,直接在前方打仗;有些转入地下,继续秘密坚持革命活动。在此期间,彭桂、高陆(梅陇沙埔村人)等同志经常进出该村,指导革命工作。聪明的大嶂山人民该村设立了六个暗柜,用以保护革命火种。

所谓的暗柜,其实就是夹壁墙,内中可以藏人。当年国民党反动派时不时到该村扫荡,每当国民党反动派进村时,革命群众刘爱群(莫伍烈士之妻)等就以赶猪回猪圈为名,巧妙地发出暗号,让革命干部及时藏入暗柜。该村红军49团战士莫胜棉常到梅陇墟采购药品、食物等。有一次,他在凤山头炮楼被查获,被民团民丁五花大绑押往大嶂村,令其指认彭桂等红军将领的藏身处。莫胜棉被推入乡里寨门之后,高声大喊:“桂哥,快跑快跑……”国民党反动派恼羞成怒,将莫胜棉捆在莫氏宗祠的点金柱上,残忍地将其开膛处死。

1932年,由于叛徒告密,国民党反动派再次围剿大嶂村,村里暗柜全部被毁,几家房屋被拆,又给革命事业和大嶂村人民带来了严重的损失……

大嶂村目前保存完好的是莫伍烈士大院内设立的暗柜,当年曾掩护过彭桂、陈添(莲花埔仔人)、黄柱儒、叶桂等同志,彭沃将军亦曾于大院内住宿并应征从戎。

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大嶂村人民不屈不挠,前赴后继,英勇战斗,直至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全面胜利。 

留声机的下落

大革命失败后,莫退烈士的胞兄莫汉碧将彭湃赠送的留声机藏在祖祠神龛内,幸而躲过了浩劫。解放后,莫汉碧将留声机取回家中播放歌曲,全村老幼都去看宝贝听歌曲;该村现年70岁以上的老人,人人都听过这个留声机播放的歌曲。但他们并不知道这个留声机是彭湃烈士赠送给该村农会的。不久,海丰县政府派员到大嶂村征集革命文物,该村老红军王火桑捐出了尖刀等数项文物,留声机也做为文物被征集。

莫继尧说,他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入伍时曾到红宫红场参观,还曾目睹留声机摆放在红宫内。但现在已看不到留声机了。

大型电视剧《彭湃》从筹拍到开拍,不断引起海陆丰人的关注。莫继尧说,如果能将彭湃烈士携带留声机到大嶂村宣传革命的那段历史拍入剧中,无疑将为该剧增添一个动人的细节。


    分享到: